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独断大明_ 第一百六十四章 呵斥阉党

时间:2021-05-29 11: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官笙小说独断大明 第一百六十四章 呵斥阉党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张皇后看着站在门前,板着小腰,脸角幼稚,目光闪亮的朱栩,伸手给他理着衣服,轻声说道:“去了之后,按照我教的说了就行,其他的不要多说,知道吗?”

    朱栩一脸诚恳的点头,道:“皇嫂放心。”

    张皇后看着朱栩的模样,伸手敲了下他的头,没好气道:“少给我来这套,老老实实的说,说完之后就回来,你要是敢给我捣乱,今后景焕宫都别出了。”

    朱栩砸了下嘴,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是瞒不过皇嫂啊。

    张皇后前后看了眼,认真的嘱咐道“记住了,与诸位阁老好好说话,要礼贤下士,不能骄纵,不卑不亢,知道吗?”

    朱栩睁大双眼,一脸‘我最听话’的表情。

    张皇后眉头皱了下,朱栩越是这样,她就越不相信他,对着门外的近侍道:“你带惠王去,看好他。”

    朱栩转头看了眼,白白净净十六七岁,他认得出,是刘时敏的徒弟。

    近侍微微躬身,不急不缓的道:“是娘娘。”

    直到离开了坤宁宫,朱栩才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张皇后不允许他去了。

    已经十月,天气已经不算太热,朱栩兜着厚厚的藩王服,一边走一边转头看向身边的近侍,问道“你叫什么?”

    这近侍恭恭敬敬的道:“回殿下,奴婢陈赟,您叫我小陈子就行。”

    朱栩笑着点头,道:“最近刘公公在忙什么?”

    陈赟一边走一边弓着身子,轻声轻语的道:“师傅最近一直在坤宁宫伺候。”

    朱栩又打量了一眼,这位公公倒是谨慎,话里滴水不漏啊。

    很快,朱栩来到会极门,进了内阁班房。

    “惠王殿下到!”

    陈赟抢先进来,朗声喊道。

    首辅韩爌还在,闻言一怔,从椅子上站起来,同时其他人也都面面相窥,一起带着疑惑的走了过来。

    韩爌迎上来,不咸不淡的抬手道“下官见过惠王殿下,不知殿下来此所为何事?”

    朱栩站在门口,目光打量过去。

    韩爌,朱国桢,顾秉谦,魏广徽,黄立极等人都在,除去辽东的孙承宗,已经罢去的朱延禧,目前内阁也就是这五人了。按照传闻,韩爌辞官归乡这个月就会成行,朱国桢估计也抗不了多久,接下来就应该是顾秉谦做首辅了。

    朱栩背着手,目光平静的打量起顾秉谦,这位可是不要脸的祖宗啊

    想了想,朱栩板着脸看向顾秉谦,语气冷漠道:“你就是与魏忠贤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的顾秉谦?”

    众人听着朱栩的开场白都是一楞,尤其是陈赟,慌忙走近一步,低声道:“殿下,不可妄言。”

    顾秉谦双眸闪过一道冷色,苍老的脸上露出不悦之意,居高临下的看着朱栩淡淡道:“殿下莫非是在胡言乱语,魏公公前几日刚刚查获了私铸铜钱案,一心为公,功在社稷。本官也一向秉公守法,忠君为国,何来‘勾结’二字?”

    内阁也都不平静,五个人硬生生的被分成三派。东林党,中立,阉党。三党人都相互对视,疑惑不解。不明白惠王今天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图,他的话又是什么目的。

    朱栩背着手,冷笑一声,呵斥道:“欺压良善,结党营私,构陷朝廷重臣,欺君罔上,哪一条说出来不够砍魏忠贤十次头!你倒是会给他正名,怎么着,你儿子是魏忠贤孙子,就真当自己是他儿子了,七十多岁的人了,还要不要脸了!”

    韩爌与朱国桢都是偏向东林党的,听着朱栩的话,直觉大感爽快,这是他们一直想说的话!

    顾秉谦被朱栩说的面红耳赤,偏偏对方是藩王,低位尊崇,他打不得骂不得,急的双眼怒睁,胸口剧烈起伏。

    魏广徽见顾秉谦说不出话来,抬手就要辩驳,朱栩眼一斜,冷哼道:“怎么着你也要开口了,你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需要本王将你那些龌龊事情说一遍?你们不要脸,本王还嫌脏了嘴,堂堂阁部大臣,不知廉耻,毫无面皮!你们要记住,史笔如刀,你们今天干的都会一笔一刀记得清清楚楚,你们的子孙后代都会荣耀无比,能够抬头挺胸做人!”

    顾秉谦被朱栩堵的脸色铁青,却真不敢硬顶朱栩,真要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像顾秉谦一样被揭穿,他只怕能羞死!

    韩爌听着朱栩的话,心里爽快归爽快,却不能继续下去了,抬手打断道:“殿下,今天所来可有何吩咐?”

    朱栩转头看了眼韩爌,又看向顾秉谦与魏广徽两人斥责道:“滚,今后不要让本王看到你们,不然羞也羞死你们!还有,让魏阉老老实实在宫外待着,不然让本王见到有他好看!”

    一干人被朱栩说的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接话。他边上陈赟头上冒着细汗,不时的擦拭一下。

    朱栩半演半爽,之后才淡淡道:“好了,皇兄偶感风寒,在坤宁宫休息,这几日暂不上早朝,韩阁老通知一下吧。”

    韩爌一听,连忙道:“是殿下,下官知道了。”其他几人也都没有过多的反应,谁又会想到,二十出头的朱由校会病的那么重,活不了多久。

    朱栩漠然点头,道:“你知道就行了,本王告辞了。”

    说完,朱栩便背着手离开。留下显得颇为镇定的韩爌与朱国桢,怒气交加,敢怒不敢言的顾秉谦与魏广徽,以及一直沉默不语,好似局外人的朱延禧。

    不过几人都立着不动,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

    在回去的路上,陈赟苦笑的道:“殿下,您这么做,奴婢都不知道怎么回复娘娘了。”

    朱栩很淡定的摆了摆手,笑着道:“不用你说,本王亲自去见皇嫂。”说着,脚步突然加快,如同小旋风一般。

    陈赟一怔,连忙小碎步跟着:“殿下,殿下,等等奴婢。”

    朱栩跑到坤宁宫门口,连忙停下来,喘了口气,显得颇为镇定从容的走进去嚷嚷道:“皇嫂,话传完了,快上饭,我饿了。”

    张皇后在里面照顾朱由校,闻声走出来道:“说完了,你是怎么说的?”

    朱栩一本正经的背着手,道“就这样,我说皇兄偶感风寒,近几日不会上朝,让韩阁老知晓。韩阁老说他知道了。”

    张皇后听完似轻轻松了口气,颌首道:“行了,那就这样吧,饭我这里是没有了,你回去吃吧。”

    ‘省得找借口了。’

    朱栩暗喜,连忙道:“好,皇嫂,那我回去了。”说完,不等张皇后点头,转身就出门,一副饿的不行模样。刚到门口,陈赟就气喘吁吁的也跟了过来。

    不等他躬身行礼,朱栩抬腿以最大的速度飞奔向他的景焕宫。

    陈赟愣了愣,这才转身进门。

    没多久,皇宫里就传出张皇后的怒喝声“焕儿,去带人将惠王给我抓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