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泪落君前_ 第八十章 诸犍是个鲁汉2

时间:2021-06-11 16:2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容止若静小说泪落君前 第八十章 诸犍是个鲁汉2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冯道带着落凡她们来到云梦乡之外时,那已被上万兵马所围,一面面诸字的旌旗,如天上的火云在翻滚着。

    站在最前的是个比张飞还粗犷,手持巨斧的大汉。他身后站着四个俊秀之士。一人手执羽扇衣着飘逸,意气潇洒,看到这个人落凡皱眉了,这个人分是那日送她和冯道去她外婆那的船夫;另一人卷不离手,内敛而沉寂;一人一身劲装,眼晴炯炯有神如岩下之闪电;最后一人容貌偏向精美,一双狐眼下尽是精光。四人立于万众之中如珠玉在瓦片石中。他们站在敌方,却偶把目光投向冯道,似乎有所待。

    冯道指站在最前面,虎背熊他腰长得像张飞的人道:“那个就是诸犍。”

    落凡朝冯道所指看去,顿时扑到冯道的怀大笑了起。冯道无奈地低头看着她道:“你笑什么?”

    猼訑和容与也奇怪地看着她。

    落凡笑够了,才抬起头擦擦眼角笑出的泪道:“那个诸犍长得好怪,那个巨大的头上顶着剑猪,下巴挂着个刺猬。”

    猼訑莫名其妙地道:“什么剑猪?什么刺猬?”

    落凡看了一下诸犍,又忍不住笑了一会才道:“你看呀!他的头发是不是像剑猪身上刺?他的胡子是不像倒过来的刺猬?”

    猼訑看了看,嘴越裂越宽,渐渐地满脸是笑意了。

    容与大笑着朝落凡竖起拇指道:“你这个形容很贴切。”

    冯道含笑地敲敲她的头道:“阵前对敌你倒是一点也不紧张。”

    “冯道!许久不见竟开始沉迷女色了,阵前还抱个小娘们在打情骂俏。今天这一仗我赢定了。”诸犍道。

    落凡见他口出狂言,便幻出一根剑猪身上的刺打向他道:“你的头发掉了。”

    那根刺快如闪电,直插向诸犍的面门。诸犍怒目圆睁,举起手中的巨斧劈了过。短兵相接顿时火星四溅。刺虽然被劈掉了,但诸犍的虎口却被刺带来气势震得微微发疼。

    诸犍哈哈一笑,豪迈地道:“这娘们看起来娇滴滴的,灵力是似不错。来,有胆就与爷一战!”

    面对诸犍的挑战落凡没有马上应战,而是回头看着冯道。冯道帮她理理发间的缎带道:“注意安全,不可急于求胜。”

    诸犍瞥一眼冯道嘿嘿笑着道:“今日的你看起来像个男人了。”

    冯道冷冷地看了诸犍一眼后,又刻意用眼扫过,他身后的那四个人道:“她是我的妻子。”

    诸犍巨脚往一跨大声道:“你是怕我伤了她对吧?放心!我志在打败你,夺回弦柱山,把她…”诸犍伸手指向容与“抢回去当压寨夫人。这小娘们看在你的分上我会手下留情的。”

    “诸犍!弦柱山方圆一千里,即然冯道看上了,就是我们的了,你别想来抢。你也不用对我手下留情。”落凡腾云而起手握铁箫站在诸犍的对面,一身蓝衣含风而舞。

    “你懂什么?这山和容与早在几百年前就是我的了。冯道一来就抢去了。”诸犍怒道。

    “这天地万物本无主,能者得之,弱者失之。你能力不行就让贤呗。”落凡道。

    “不与你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娘争,看招!”诸犍举起巨斧一道白划破长空,有如坚强的利刃直劈向落凡。

    落凡右手横箫挥出一道柔光在飘飘荡荡间,竟把诸犍的白光化去无影。她又用左手引诀幻来水化成冰粒,辅天盖地朝诸犍射去。

    诸犍躬起背,大嘴张大一声怒吼,吒出一个个白圈圈把冰粒震碎。巨斧化出千重影从四面八方围向落凡。

    落凡发间的缎带化成千万条蛟龙,穿过千重斧影,把斧头的实体缠绕住。落凡又引诀把碎冰化作雪,再招来旋风把雪回旋着吹向诸犍,诸犍瞬被雪所包围。落凡再接再厉又把雪化成冰诸犍冻成冰柱,只他的头露在外边。

    诸犍又被困住不得动弹,又气又急大叫道:“小娘们!你这是胜之不武。你那缎带大半是冯道的灵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落凡飞落到诸犍的面前,笑道:“什么胜之不武?冯道的就是我的啊!”

    冯道见落凡停到诸犍前觉得很危险,刚想开口叫她回来,诸犍就吒出光波逼向落凡。

    “啊…”诸犍张嘴吒出重重光波之后,又朝后面喊道。“都给我上!”

    落凡想不到诸犍还能吒出如此强的光波,躲避已来不及忙横箫化气去挡,却还是被震飞出去。她飞出去时眼的余光,瞥见诸犍身后的四个人中那个一身劲装的,在混乱中右手偷偷结结。幻出白光为落凡把诸犍的光波挡去了一些。

    冯道飞身过来把落凡接住,挥袖化去光波。引诀将诸犍的头也用冰冻住。猼訑和容与见大军已动,也加入了战斗中。

    冯道抱着落凡飞回云上,着急地上下查看着她:“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落凡朝冯道摇摇头,又起身引诀招来风把诸犍卷到半空中道:“你们的头头都被我们抓住了,你们还不放下兵器停手?”

    众兵士停下手茫然地看着被冻成冰柱的诸犍。四个人手中那个不离卷的人站出来喊道:“为了大王的安全,我们放下兵器,退守一边吧!”

    众兵士群龙无首,只好听从他话,放下兵器退到一边后。落凡转身对冯道道:“我们现在是不是把诸犍放回去?”

    冯道冷着脸点点头。落凡把诸犍扔回众兵士面前,又把他身上的冰化去道:“现在你应该无力再战了吧?你且回去重整旗鼓,我们改日再战。”

    众兵士把被冻得颤抖的诸犍扶到坐椅上,又幻出一罐热酒给他喝下,他的脸色才微微回复。

    容与关心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还是回去疗伤吧!”

    诸犍看向容与,脸露凄苦之色,他颤抖着牙齿道:“容与,与我热炕头滚一滚,崽子下一窝,不是比你现在守着一座空山,看着别人亲热滋润多了吗?”

    容与红着脸跺跺脚骂道:“谁与你下崽子!”

    “你该放下了…”诸犍无力地摆摆手,任下属抬着离去了。

    落凡看着冯道轻轻问道:“冯道?你在生气吗?”

    冯道没回答,冷着脸往锦瑟飞回去,留下落凡愣愣地站在那。猼訑过来指指落凡无奈地道:“你呀!早叫你不要有所顾及而手下留情,就是不听!”

    容与也一脸担忧看着落凡道:“你的灵力比诸犍高不了多少,你再有所顾及会很危险的。”

    落凡对他们点点头,忙飞身去追冯道。

    落凡回到锦瑟时,冯道已冷着脸坐在仙人桌旁了。落凡从屋里摆着的四篮野果中拿了一个,放到冯道的嘴边道:“我知错了,你就别生气了。”

    “临阵经验不足,下手时心有杂念,不够干净利落。你以为战场是玩的吗?”冯道瞪着落凡怒道。

    落凡见冯道肯理她,便放心地窝到他的怀里,轻声道:“我受过教训了,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别生气了。”

    “伸手出来!”冯道冷着脸道。

    落凡弱弱地把手伸了出去,冯道举高手啪的一声用力地打在她的手上。落凡缩缩脖子道:“还真打呀?”

    冯道是真气她不知天高地厚的,手下也留情,把自己置于危险中,所以打她下手也真用力。但看到她的手被打得红红肿肿又不舍起来,便又施消去她手上的红肿。

    落凡高兴地抱着他的脖,吻吻他的唇道:“你还是舍不得的。”

    “你呀!要快点积累作战经验,我才能放心去历劫。”冯道无奈地道。

    “我知道了,我一定尽快做到能独当一面的。说不定以后还能帮到你呢!”落凡贴着他的唇道。

    “照顾好你自己就好……”冯道把她压向他,把心中的担忧在吻中向她倾诉。

    “冯道,诸犍后面那四个人不简单。”落凡想起那帮了她的人。“其中一个刚刚还帮我挡住诸犍的攻击。”

    “哦……”冯道语气里波澜不兴。

    “冯道!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点什么?”落凡不满地瞪着冯道。

    “那四个是我放在诸犍那里的人。”冯道淡淡地道。

    “哦…我知道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落凡道。

    冯道瞥了一眼落凡,不屑地道:“就诸犍那个鲁汉,用得我如此废心思吗?”

    “那你为什么把那四个人在那里?”落凡实在搞不懂冯道的用心。

    “你不是看出我以后要做一番事吗?”冯道抚着她的脸,笑着道:“我把他放在诸犍边为我聚集人才的。”

    “为什么不放在你身边聚集?”

    “那得多忙?我没时间,有时间还是抱着你舒服。而把他们放在诸犍身边,我只需要让诸犍越战越想战,他就努力招募人才了。这个时代杀戮多,人乱,神鬼也不安,正是聚拢人才的好机会。”冯道不咸不淡地道。

    “你就不怕诸犍聚集人才太多而强盛起来?”冯道气定神闲地把人玩在手里的心机,让落凡觉得心里毛毛的。

    “诸犍那个鲁夫,不是知人善用的。是人才都会懂诸犍的帐下,不是久居之地。”

    “好吧!那四个人都是怎样的人?”落凡问道。

    “那四个人……”冯道抚着落凡的发丝,想了一会才道。“看来那四个人你要了解清楚才行,以后会用上的!”

    落凡认真地“哦了”一声。

    “那四个人不简单,你要给我仔细记好了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