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真英雄以貌娶人[综]_ 47.第四十七章

时间:2021-07-02 17: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路人小透明小说真英雄以貌娶人[综] 47.第四十七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订阅率不够  埃迪没觉得有多了不起,拍拍手走人, 去了另外的世界逍遥自在。按照设定, 全世界最强的他要向全世界最美的人求婚,但是, 很可惜, 最美的没找到,只招来了一群不怎么美的“小弟”。

    在小弟们发现情敌越来越多因爱生恨之前,埃迪潇洒地死了。

    啊, 说到这里,还需要把扯回前面的话题。

    他是全世界最强的男人。

    最强的范围在于人类的层次, 虽然可以突破到超越人类范畴的高等生灵的程度, 但终究无法与真正的神明抗衡。

    他是神的敌人。

    神忌惮他, 要借助当代被称为英雄的人类之手将身为人类的他置于死地。

    因此, 埃迪死了。

    背景是刀山剑海,乌黑的血液与残缺的尸体污染了脚下的土壤。他的银发污浊不堪, 他的头颅支离破碎,他的身躯被利刃穿破,然而,这个男人直至咽气的那一刻,已用一国的军队为自己殉葬。

    男人的鹰在死寂般的战场上空盘旋, 哀鸣声无比凄婉。主人死去的那一刻,鹰俯冲而下, 又宛如一片轻羽, 撞死在了男人的身边。

    ——终于……

    ——这个人类……

    ——阻碍, 从千年之前延续至今的心头之刺……消失了,破灭了,迎来了只要是人类都会得来的死亡!

    多么愉悦。

    多么欣慰。

    “太好了,太好了!”

    残存的寥寥无几的士兵在欢呼,即使在此之前,他们的双腿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向前踏出半步。

    “王啊,将这个男人的尸首悬挂在城墙前吧,警示世人这就是违抗神明的下场。”

    派遣出军队剿灭神的敌人的这位国王,名为所罗门的男人,听到了他的魔神柱的谏言。

    “……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敌人。”

    所罗门王如此说着,亲自收敛了男人破碎的尸身,用魔术的火焰烧毁了他和他的鹰。

    这个男人。

    他早就该死了。

    他的死亡是好事,每一个得知这个消息的人,都应当高兴。

    连神都落下了定论。

    可是……

    神是无所不知的吗?

    显然不是。

    最先知道埃迪的死讯的人,自然就是所罗门。

    被神创造出来统治国家的工具——没有人心的所罗门王焚烧男人的尸体时,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流露出半分的情绪。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你也在嘲笑我。’

    他只在心中默想。

    ‘我不明白。’

    他不明白。

    映入无波无澜的瞳孔中的火焰炽烈,一如死去的这个男人的性情,张扬而炙热。

    那火焰从瞳孔灼烧至血肉之中,烧到了袖下不自禁竟然捏紧的拳,掌心裂出了深而刺目的血痕。

    第二个、相差无几的第三个、第四个得知的,是拥有千里眼可以看到未来的魔术师,还有已经成为英灵的王们。

    “就这样死了?还是完全意料不到的死法。”

    说出这番感慨的梅林,理所应当是微笑着的。

    “这么凄惨,死得这么干脆……还真是你的作风啊!”

    理应露出一如既往旁观时的淡然亦或是冷漠的微笑,然而,在这自语的话音猝然落下之时。

    眼里浮起的近乎于愤怒的阴翳,并不是错觉。

    而另一边,英灵殿中,英雄王的暴怒竟难以宣泄。

    锁链破碎了。

    曾经紧紧束缚在那个男人身体之上的层层锁链,将他囚禁在王的宝库中的锁链,在男人死去的同时悄然断裂!

    “……所罗门。”

    “本王一定会杀了你。”

    “区区被神操纵的傀儡……竟然敢——!!!”

    同样身处于英灵殿内,于王座中闭眼沉睡的法老王突然间听到了鹰的声音。

    生前的他,曾经赠予给某一个男人的神鹰,正在绝望地哀鸣。

    那鸣叫之声穿破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在曾经的主人耳边响起,是最后赶来的别离的悲曲。

    “……什么?”

    奥兹曼迪亚斯怔住了,俊美宛如神祇的面庞上,竟是显现出了王所不应当展露的悸痛。

    在这一刻,法老王猛然间意识到——那个男人的脚步终究还是停了。他还是“留”了下来,用的是这种决绝的方式。

    然而。

    让男人愿意停留的人,却不是他奥兹曼迪亚斯。

    最后一个知晓这个消息的人,不是亲眼所见。

    “恩……”

    “恩奇都……”

    “恩奇都?!”

    身旁之人带着疑惑与焦虑的呼唤,让绿发的英灵猛地回神。

    “啊,对不起。”

    他回过头去,嘴角仍旧带着歉意的浅笑。但那丝笑意不但不真实,甚至无法映入眼中。

    那是冰冷,又是悲伤。

    因为,恩奇都没有多余情绪的脸上,像是与他的笑容一般冷漠的泪水正顺着脸颊流下。

    “我突然之间,察觉到了一位故人……”

    “他已离我而去。”

    埃迪死了。

    没什么可供人猜测的理由。

    单纯因为他想死,而且,他自己开心。

    别人的想法——不管是谁,喂!他死都死了,还想让他怎么搭理?

    关于这个男人死后的故事。

    在讲述之前……还是,先倒回来,倒转到一切开始之初吧。

    慢慢地说来,或许更容易让你们理解。

    *****

    恩奇都最初遇到那个人时,是在一片杉树林。

    虽然说是杉树林——但放眼望去,没有看到层层林立的树木,只有树木的躯干枝叶所化作的漆黑灰烬铺满了地面,让晚来一步的他们踩在了脚下,发出不少咯嘣碎裂的声音。

    之所以是“他们”,很简单,恩奇都并非独自前来。

    他的好友,所身处的这个国家最强大,也最尊贵的男人,吉尔伽美什也与他同行。

    有一个震撼全国的消息早早地传入了耳里。

    这座杉树林中有一只魔兽,名叫芬巴巴。它强壮,凶猛,吼声便是洪水,张嘴喷出烈火,再吐一口气,就能让人一命呜呼。它就是这片树林的守护者,人们畏惧它,绝不敢靠近。

    吉尔伽美什准备以护佑人民的一国之主的身份去讨伐芬巴巴,恩奇都自然要帮助他。

    他们的决心非常坚定,可是,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一时竟然没瞧见芬巴巴的踪迹。

    “除了灰烬,还有……冰渣?”恩奇都观察得仔细,弯下腰,捡起了藏在黑色污迹中的一小块晶莹剔透的东西。

    “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冰呢。”

    恩奇都刚刚说完,身边的吉尔伽美什眉头微皱,目光直直地深入还有未被火焰焚烧的杉树屹立的地方:“在里面,我们顺着痕迹往前走。”

    原来,地面还留有无比清晰的痕迹,像是激烈打斗后不断移动的凌乱脚步,以明显的趋势向前方延伸。

    两人也不拖延,径直地奔向树林的深处。果然不出意料,深入了一段距离,那不知为何会这般小的动静,终于钻进了耳里。

    “哧——”

    就是这种,像是尖锐利器穿破坚硬的皮肤,猛地扎入什么巨物身体之内的奇怪响动。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树影之后清晰的画面映入了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两人的眼中。

    他们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芬巴巴……”

    “已经被杀了?等等,这家伙——”

    这是,多么让人震惊的画面啊!

    正是芬巴巴的魔兽本应如小山般高大,在人类的讨伐下展露出嚣张的爪牙。而此时此刻,山石却无力地垮塌了。

    芬巴巴轰然倒下,同时压倒了不知何时被冰冻成冰柱的数棵杉树,一时间,冰柱也破碎成了冰渣。

    它的脖子上赫然扎着一柄长/枪,热血如利箭般射出,似是最后的不甘的咆哮。

    然而,就在这里。

    就在小山般的芬巴巴的尸体旁边,有一个男人背对着后来的他们。

    血柱喷洒下来,他刚好回过了身。

    带有腥味的鲜血只有些许打湿了男人披着的雪白斗篷,还有几滴飞散的血珠,侥幸溅到了他同样披散着的头发。

    银发。

    转过头来,显露出的脸不算重要。因为,不论是吉尔伽美什还是恩奇都,注意全都被他的眼睛吸引了过去。

    吉尔伽美什打量了这个人一番,被抢走猎物的愤怒竟然烟消云散。王兴致盎然地开口:“外乡人,你的枪,不要了么?”

    “啊。”外乡人回答得很是无所谓:“用不着,过一会儿就化了吧。”

    他的枪,是由冰所凝结而成的武器。

    出奇地坚固,也出奇地锋利。

    冰晶所融化的冰水悄无声息地向下滴落,也更加无声无息地汇入了芬巴巴还在流淌的血液中,最终,血与水全部浸没进脚底昏黑的土壤之中。

    不等吉尔伽美什再开口,这个外乡人就自己说了话。

    “唉,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恩奇都问他。

    “这头怪物的力气还真是大,为了让他安静点别到处喷火,我把他拖到这里,用力过猛,把两只手都弄断了。”

    确实。仔细看就发现了,男人的胳膊以颇为奇怪的姿势垂在身边,即使又有大胆的血珠飞溅到了他脸上靠近眼睑的眉间,那血珠缓慢地顺势流淌而下,也没有抬手去擦。

    只不过,手断掉了,跟“可惜”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疑问倒是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大概需要半天才能痊愈。”

    在两人——主要是恩奇都诧异的目光中,男人笑了起来。

    如上所述,就算断了双手,他的笑看起来也张扬得不行。再配上那双似乎比头顶正照耀着他们的阳光还要明亮的金色的眸子,顿时更加——嚣张。

    他来到了恩奇都的身前:“在那之前,我只有再等一阵,才能把最美的花束捧到你眼前。”

    “美丽的人啊。”

    多么深情款款。

    暂时用不了手也没关系,他就微微低头,目光闪动,朝眼前这个美丽得宛如兰花的少年笑。

    “接受我的求婚,成为我的妻子,好不好啊,嗯?”

    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恩奇都。”

    “本王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这个杂种,在说什么蠢话?!”

    降临,然后轻描淡写地消散。

    埃迪整个人都是懵的。

    是他太狂妄了吗?是他太无知了吗?狂妄在对任何事情都怀以最大的热情,无知在面对此情此景时,竟不知是为何原因。

    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多想的习惯,也就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本质,和他的“老家”完全不一样。

    生活在这里的人是活泼的,他很喜欢。

    这里还有外表和内心都无比美好的人,他很喜欢。

    可他不知道,还没有得到那般残酷的认知:“美”也是脆弱的。

    总有一些人……神,神,神!有着故意把美好之事物摧毁,让它上一刻如鲜花般开得正艳,下一刻便枯萎凋谢。

    埃迪听不见神传递给违逆者的那番宣言,无法像吉尔伽美什那样,先是错愕,随后怒至极致,赤眸中的阴翳几乎要污染全部的眼瞳,再之后才是突然扩散的苍白的沉痛。

    但他看得见,看得很清楚,恩奇都的身体表面出现了裂痕。

    最先仅仅是那只才将花儿放在他耳边的纤细的手,突兀的黑纹在手背绽放开来,仿佛让阴影尖啸着冲出,将这具绝美的躯壳贪婪地吞噬。

    “恩奇都……”

    “恩奇都,恩奇都……恩奇都!”

    “这是怎么回事!”埃迪问他。

    不管此前有多么疲惫,身体有多么沉重,埃迪都在这一刹那猛地起身。他下意识地想把恩奇都拉起来,但指尖却在快要触碰到恩奇都之时突兀地顿住。

    茫然的不解刚才恩奇都的眸子里散去,他现在竟显得无比平静,有一种恰是顺应命运指引的安然。

    “我是神造的兵器,如今因为触怒了创造我的主,就要回归泥土,变成我原本的样子。”

    “什么神不神兵器不兵器的……你给我起来!”

    恩奇都身上已经有一部分变成了泥土,埃迪用力拽他起来,在同时用冰冻住了他还在不断溃散的身躯。

    “谢谢你,埃迪。但是没用的。”

    “少废话!你——”

    埃迪第一次用如此暴躁的语气对恩奇都说话。

    本来后面还有半句怒不可遏的斥责,但就是卡在了那里,说不出来。

    他收缩的瞳孔在微不可见地颤动,最终显露出的唯一的动作,便是沉下眉头,重重地咬紧牙。

    “把恩奇都带回去。你守在他身边想办法,我就在外面,去找能救他的方法。”

    埃迪把被一层薄冰箍住身形的恩奇都推给了吉尔伽美什。

    他没再看那般轻易就接受死亡结局的恩奇都,而是直直地看向自己在这个世界得到的第一个挚友。

    稍感欣慰,吉尔伽美什的眼神跟他理应一模一样,从眼中烧起的怒火没有压制住理智,反而将根植于心的不甘与不服点燃——

    “你不可能屈服,更不可能害怕,对么,吉尔伽美什!”

    为什么要服?

    怎能够服输,让所谓的神无情地将他们共同的挚友夺去!

    “本王难道会给出另外的回答么,蠢货!不错,就是这样——打断了我们的兴致,还以嘲讽的口味落下那般傲慢的宣言,本王不可能忍下这口气。”

    阴戾在赤红的眼中闪动,怒不可遏的王一手抱住诧异的恩奇都,另一只手狠狠地拽过了埃迪的衣服。

    他们两人如出一辙的视线完全撞在了一起,鼻尖勉强从旁擦过。就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王对他的另一个挚友喝令:“去!”

    “然后,就算失败,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来!”

    “你们啊……”

    恩奇都差点再一次将那句话说出来。

    ——你们啊,又在乱来了。

    似是只要埃迪和吉尔伽美什凑在一起,这两个任性的家伙就会做出些让既是旁观者、又是协调者的他无奈的事情。

    那时的恩奇都说着类似于埋怨的话,心里却是喜悦的。

    他喜欢如此自我的人类,更不要说,那两个人,是他在这世间得到的……最不愿意割舍的羁绊。

    可他现在却不能再说同样的话,不合时宜,并且,毫无疑问会辜负那两人的心意。

    在濒死的时刻,恩奇都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算是一件兵器,一具人偶了。

    他终于有了“心”,前所未有的悲伤正在那颗珍贵的心中哀鸣。

    他也只能,在无尽的悲哀中,目视着埃迪远去。

    *****

    从那一天起,埃迪就没有休息过。

    不分白天与黑夜,永远固执地不愿合眼。

    白天寻找,晚上就用他的能力,从极其遥远的远方赶回乌鲁克,如此无休止的长途奔波,远超了人类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也就只有他还能坚持。

    说是去寻找能让恩奇都活下来的办法……其实也就是,宛如困兽的垂死挣扎。

    找不到。

    根本找不到。

    唯一的“方法”,恐怕就只有恳求神收回惩罚这一条卑微的道路了。

    这条路,吉尔伽美什早就想到了,但他不愿去走。

    埃迪随后也知道了。

    这个世界的“神”跟他所知道的神是两种不同的存在,他的神创造了他所在的世界,然后将他们抛弃,所做的事情也就是这些。

    而这里的“神”与人类的距离并没有那么遥远,高高在上,却又不愿被人类所遗忘,总要做出点威慑一般的事情,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埃迪来回了无数次,每一次都以尝试失败告终。他把卢卡斯留在了恩奇都身边,为的是让它能在恩奇都情况恶化的时候随时过来告诉他。

    他最后一次离开,是去更远的地方寻找吉尔伽美什对他提起的不死神药。据说吃下神药的人可以就此远离死亡,得到永生。

    再恶劣的环境,再困难的旅途,对埃迪来说都不是阻碍。

    虽说过程着实有些艰难,但一身是伤、疲惫不堪的他还是顺利地找到了不死药。

    那一刻,埃迪的眼睛亮了亮,刚露出轻松了些许的笑容。

    他弯下腰,要去摘下不死药带回乌鲁克,可在中途,他的动作突然僵住了。

    “噶……”

    “……”

    “噶——”

    “好了,不要闹了,卢卡斯。我知道了。”

    直起身时,埃迪的动作很慢。但之后,回程的速度却是最快的,他一刻都不能耽误,哪怕双腿像是灌了铅,从心底升起的疲意从几天前就在侵蚀他的意志。

    他赶回来了,没有带回不死药,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

    冰冻的效力已控制不住泥土做成的身体溃散的速度,埃迪破门而入,看到的就是站在床边垂首不言的吉尔伽美什,还有,就躺在床上的恩奇都。

    埃迪径直走了过去。

    他想要离恩奇都更近一些,于是,便跪在了恩奇都的床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